新京报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优秀基因就能造就聪明孩子不新京报 [复制链接]

1#
北京痤疮医院专家 http://m.39.net/news/a_8579915.html

就当前的教育学对智力的了解来看,智力可能根本就不是由基因决定的,其更取决于后来的成长环境和历程。

▲《对重大问题的简明回答》封面

孙正凡

近日,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遗作《对重大问题的简明回答》(BriefAnswerstotheBigQuestions)发表,书中集合了他生前多篇文章及论文的书籍中,尤其令人瞩目的是,他回答了很多来自公众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问题。

霍金探讨了基因改造技术对人类可能造成的深远影响,预言富人有朝一日会改造他们自己和后代的基因,成为“超级人类”凌驾常人,甚至使后者灭绝。

霍金认为,富人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选择通过修改基因,制造出无论智力、抵抗力、记忆力和寿命都得到提升的超级人类,“未经改良的人类(unimprovedhumans)”根本无法匹敌,因而造成巨大的政治问题。霍金称:“(未经改良的人类)可能会灭绝,或者变得不重要;相反,一个设计自己的族群,将以不断增快的速率进步。”

▲史蒂芬·霍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果真如此令人恐惧吗?“超级人类”将在不久出现吗?我们仔细考察一下这个事情的方方面面,就会发现,是霍金过虑了。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病救人容易,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也不是那么困难,可是要改良人类的“智力”,变得更聪明,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因为我们还根本没有理解“智力”是如何成长的,更不了解大脑这个无比复杂的东西。

我们根本不了解大脑

当我们想要谈“如何”之前,首先要知道我们谈的东西“是什么”。任何一种技术产品路线一定是对技术和对象本身了解清楚之后形成的。可“智力”或者说“大脑”,恰恰是我们不了解的东西。

▲人类大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诚然,随着神经生物学的发展,科学家们已经对大脑和神经作用了解了很多。比如,我们发现以往“左右脑”的划分其实粗疏到可以说是错误的;比如,可以通过电极刺激让小白鼠疯狂地进食、跑步、求偶,或者培养出某些神经疾病的猴子基因模型(基因缺陷导致的疾病)。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人类跟其他动物有着重要的区别,那就是我们的大脑是后天发育的,人类是动物学意义上的“早产儿”。在人类出生之后十多年里,大脑都在不停地成长发育。我们大脑里有数以千万计的神经元,它们纵横交错,搭成数以千亿计的连接。我们经常把大脑的复杂性与宇宙相比,因为这些都是天文数字。

控制我们身体发育的基因组,由23对染色体组成,含有约31.6亿个DNA碱基对。但今天的科学家们对基因组的了解还是非常初步的。而且科学家们发现,在我们身体发育过程中表达出来的(起作用的基因只是极小一部分)绝大多数基因组是“沉睡的”。我们根本不清楚它们为什么存在以及会起到什么作用。要想像《猿猴星球》那样通过改变基因来“改良人类”,还依然只是科幻小说。

智力更取决于成长历程

就当前的教育学对智力的了解来看,智力可能根本就不是由基因决定的,其更取决于后来的成长环境和历程。比如霍金本人,他受过英国最好的教育,才得以成为一位优秀的科学家。如果缺少合适教育,那恐怕就像我们学过的《伤仲永》,聪明的少年也会逐渐“泯然众人矣”。

从目前的实例来看,我们根本不可能通过“优秀基因”来产生“聪明孩子”,即便是父母都是高智商,他们的孩子可能也会日后表现平平。而出身偏远农村的科学家也不少见,“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例子也有很多。从出身或物质基础,并不足以判断一个人日后的表现。

更何况,我们今天对于“智力”“成功”这类词语,根本没有统一的判断标准。我们的父辈曾经以进入国企、成为捧铁饭碗的国家干部为荣。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又以经济指标来衡量成功。如今随着“未来已来”,我们发现,学习能力才是保证一个人不会落伍的根本因素。

技术产品迅速更新换代,迫使每个人都得终身学习,否则曾经的“学霸”也会成为手足无措的小白。技术进步产生了很多新的职业,比如今天的码农、主播等。大多数新职业,我们父母那一代估计从未想过。那么,未来的产业发展、职业潮流又是什么,我们今天仍然无法估计,任何预言都可能会成为未来人们的笑柄。

改变教育方式,才是最迫切的任务

当然霍金的一些担心还是有道理的,比如,富人及其后代可能会更占据优势。不过,这也不是出于身体或者基因的原因,而是他们可能对新技术更敏感,更有资本去采用新的教育方式。

不过这种优势也不是绝对的,今天在教育领域里,也有大量的教育方式是属于实验性质的。

人工智能技术的盛行,让我们过去机械式的记忆学习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们必须要改变现在的学习方式,特别是教育方式,才能让我们的孩子们适应未来的职业需求。

▲人工智能技术日益发展。图片来源:新华社

未来难以预测,我们应该教给孩子们如何学习解决问题,从而适应可能发生的未来。对未来科技的担心,是我们人类“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的忧患意识的一部分,现代心理学也说,合理焦虑是一种正常的心理状态。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只有一个办法,我们要活到老学到老。

□孙正凡(科普作家)

编辑:李冰冰实习生:杨凯文校对:王心

征稿:积极稳健有见地,立言笃论需妙笔。或为针砭,或为建言,形诸笔端,皆成评论。新京报评论新媒体诚挚欢迎来稿,一经选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xjbpl

sina.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